乐读窝->仙路春秋TXT下载->仙路春秋
上一页 | 返回列表 | 下一页 | (全文阅读) | 返回书页 | 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



仙路春秋 正文 第四十六章 消息
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“呃…”随着一声悠长的痛苦呻吟,任小邪从昏迷中醒来,张开眼睛,扭了扭酸痛的脖子,发觉自己仍旧躺在海底废墟的密室里。

    “怎么还在这里,要杀要剐,随你们便!”任小邪还没弄清楚情况,只当自己被打昏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”,突然传来一声长笑,“臭小子,想死还不容易,把你肚子里的避水珠吐出来,很快就窒息而亡了,最紧要是记得不可以动用法力!”

    任小邪扭过头去,发现叶白正靠坐在墙角,手中拿着一块玉简,一脸坏笑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叶大哥,你筑基成功了吗?”任小邪又惊又喜道。

    “托你那三颗千炼丹的福,总算没有白费功夫,侥幸成功了!还有你那海魂铃,若是没有它拖延时间,后果不堪设想。”叶白看着他柔声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我早便说过,我也是大腿呢!”任小邪收起胸口的海魂铃,慢慢站起,晃晃悠悠走到叶白面前道:“我来看看,似乎确实有些不一样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哦?哪里不一样了?是否更英俊些了?”叶白心情大好,也开起了玩笑。

    任小邪哈哈一笑道:“你虽然筑基成功,但是却疯了,这可不像一贯的你呢。”

    叶白心中一怔,确是有些得意忘形了。

    任小邪道:“叶大哥,你这次筑基为何用了这么多的丹药,据我所知,只要能够成就筑基的,最多三颗便可以,其他不能成的,便是吃再多也没有用。当然,也要那么多机会得到丹药。”

    叶白奇道:“我自己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,这些东西你都是从哪里知道的,为何竟比我懂的还多的样子?”

    任小邪仰起脖子道:“那是当然,我叔公有一个很大的书房,里面的古籍,已经被我翻遍了,而且我们归藏岛并不是闭目塞听,每隔一段时间,便有人将附近周边各大派的消息传到岛上。”

    “说来听听,都有哪些?”

    “这几年来,最轰动的事情,自然是连云道宗的弟子,在上一界的雷落之渊试炼之旅结束后,一下子冒出来很多筑基修士,此事在几年前的修真界,传的沸沸扬扬呢。”

    叶白首次听到宗门内的消息,立刻来了兴趣,连忙问道:“哦?都有哪些人?”

    “明月峰的季苍茫,坐忘峰的李冬阳,沧浪峰的连夜雨,还有几个,我实在记不清名字了,上一届的连云道宗弟子被外界誉为最鼎盛的一代呢。”

    最鼎盛的一代?没有老树峰的弟子,竟然也可被称为最鼎盛的一代,还真是可有可无呢,老师听到此话,估计心都碎了吧。叶白忍不住思绪飞扬,有种立刻想要飞回连云道宗,振兴老树峰的冲动。

    “叶大哥?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,没什么,你接着说。”

    “哦”,任小邪道:“不过树大招风,连云道宗长期霸占着雷落之渊这处宝地,早已引起了其他几派的不满呢,这次集体破境更是叫其他门派眼红,若是连云道宗一直这样鼎盛下去,其他几派将永无出头之ri。听说他们打算联合起来向连云道宗施压,逼迫他们答应交出一些进入雷落之渊试炼的名额呢。”

    “竟有此事?”叶白面sè立刻凝重起来,雷落之渊对连云道宗干系甚大,无数年来,连云道宗能够执掌宋国大派牛耳,无非是依仗一代一代层出不穷的天才修士,而这些修士几乎每一个都在雷落之渊中得到过大机缘。

    “恩,如果这一届的试炼之后,连云道宗再次出现这样的盛况,说不准附近几个邻国的大派也会来插上一手呢,这是我叔公分析的,可不是我说的。”

    叶白沉默不语,心中却掀起了滔天巨浪,若真是如此,只怕连云道宗要遭遇前所未有的大危机呢,就不知千鹤子大师伯会如何化解。

    任小邪打量了一下四周,鬼鬼祟祟凑过来,压低声音道:“听说散修联盟,也打算插上一手,我叔公还受到他们邀请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散修联盟,那是什么东西?”叶白疑惑道。

    任小邪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,道:“你真的是散修吗?竟然连散修联盟也不知道,包括我们归藏岛在内的这样的散修之士,势单力薄,跟大派弟子若是起了冲突,往往都是弱小的一方,只能忍气吞声,散修联盟,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联合起来的组织,平常大家可ziyou修炼,哪怕互相攻讦,也没人管你,不过一旦受到大派的打击,便会联合起来,形成一股巨大的力量和他们抗衡。”

    叶白哦然点头!

    任小邪道:“这一次拍卖大会,其实便是由散修联盟出面牵头的。否则也不会出现那么多的压轴之物,听叔公说,后面还有几样了不得的东西,不过他没有什么兴趣。”

    “那几大派和你们散修联盟,打算何时向连云道宗发难?”这是叶白最关心的问题。

    任小邪双手一摊道:“这我就不清楚了,不过照我看,怎么也要等到连云道宗这一次的试炼结束,若是再出现几个筑基弟子,那就更有发难由头了!”

    叶白点点头,还真是如此。

    “这些家伙是怎么回事?为什么你还留着他们的xing命?”任小邪突然话锋一转,指向墙边摞成一堆的修士问道。

    “哦,那是留给你的。”叶白心不在焉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留给我?什么意思?我要他们做什么?”任小邪茫然不解。

    叶白深深看了他一眼,稚气的脸庞上,还带着少年人特有的跳脱,吁了口气道:“他们是留给你的试炼,血腥和杀戮的试炼。”

    “不,我不喜欢杀人!”任小邪心思聪慧,立刻明白了叶白的意思,脸sè煞白,连连后退。

    叶白抿了抿嘴唇,沉默半晌,指了指心口道:“就当是为了我吧,如果你还是下不去手,就想想你那些鲸鱼朋友。”说完,不再看他,转身走出密室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石室里传来凄惨的哀号和绝望的呻吟,任小邪走了出来,浑身血迹,面sè苍白,呕吐不止。

    书友如果觉得好看,请收藏,新人新书求支持

    推荐阅读:

    (http://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