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读窝->仙路春秋TXT下载->仙路春秋
上一页 | 返回列表 | 下一页 | (全文阅读) | 返回书页 | 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



仙路春秋 正文 第四十四章 筑基
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终于成了吗?这就是筑基初期吗?叶白感受着丹田处如同星空一般璀璨动人的紫sè星海,怦然心动。

    此刻,他的丹星成了一处混沌状的朦胧存在,元气凝结成了雾状,弥漫成一团,每一丝元气雾上都蕴藏着移山倒海的能量。翻涌的云雾中,有着丝丝紫电,像一条条小龙一般,钻进钻出,好似翱翔天际一般,说不出的痛快惬意。

    衣衫早已碎成布片,随水而去,只有广陵王送的寒蚕背心,没有半点破损,披在叶白**的身躯上。

    叶白的模样也依稀有了一些变化,面部轮廓清晰起来,双目炯炯有神,配着披散在两肩的长发,气度沉凝稳重,竟有了几分昂藏男儿的气概,而不似之前的懒散模样。

    长长呼出一口气,叶白倏然站起,昂首挺立,握紧双拳,立刻感觉到身体似乎也雄壮了许多,手臂上青筋暴突,肌肉虬结,纹理间传来强大力量,手指稍稍一划,身周的水流,如分波避浪,向后滚滚退去。

    识海的范围也扩大了很多,但元神并没有因此壮大,绿sè的光球在五彩斑斓的海面上飘荡,叶白依旧没有搜索到紫珠,不知道隐藏在识海的哪个角落。不过叶白并不心急,只要依照太上感应篇上的法门不断修炼下去,壮大元神,相信迟早可弄明白紫珠的奥秘。

    叶白伸手虚空一抓,摄来海水中的一道极其微弱,又jing纯无匹的水元气,感受着其中的柔和,温润,而又连绵不绝的力量,半天没有动静。

    银冠道人看着叶白有如魔神一般的强绝姿态,心中泛起此人不可匹敌的渺小感觉,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,逃,逃的远远的,以后绝不可与此人为敌,最好都不要碰上。

    顾不得拭去嘴角的鲜血,顾不得躺在地上的兄弟,银冠道人发出一声失魂落魄的惨叫,扭头就向通道飞奔而去。

    “让你走了吗?”叶白冰冷无情的声音从身后传来,没有半丝情感。

    银冠道人心胆俱裂,哪敢停留,拔腿狂奔。

    叶白之前虽然一直在打坐中,但对外界的事情,却感受的分毫不少,知道此人颇有心计,又是领头之人,自然不可能放他离开,捏了一道法诀,随意牵引了一柄地上掉落的长剑,化作一道剑芒,向银冠道人疾掠而去。

    银冠道人之前施展的猛鬼护身术,早在任小邪的海魂铃下失去效用,此刻只剩残破的实体身躯,心中一发狠,一记掌刀,削断一条胳臂甩向追来的剑芒,速度却突然加快了三分,眨眼间到了通道尽头,已可看见入口处的光亮。

    叶白此刻心中杀意大盛,怎能容他逃脱,将刚刚进阶,体内暴涨的法力,毫无保留的用了出来,剑芒如同吃了大补丹药一般,骤然加速,瞬间刺穿断臂,又带着断臂,一下子从银冠道人后胸穿过,将他钉在地上。

    银冠道人惨叫一声,挣扎了几下,没有了声息。

    这就是炼气和筑基的差别吗?似乎比想象的更大呢。叶白怔怔的看着银冠道人的尸体,显然还未习惯实力的突飞猛进。

    这一次的破境进阶,比叶白料想中的还要困难的多,吃了四颗筑基丹,三颗千炼丹,又吸干了大堆灵石中的灵气,才满足了丹海旋涡的胃口,终于成功。

    直让叶白忍不住怀疑,其他人进入筑基境的时候,只用一两颗筑基丹,究竟是怎么做到的,还是自己比较特别一点?因为他可以肯定,丹药中所含的灵气绝大部分都被他吸收了,流散到空气中的极少极少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儿,叶白才回过神来,摸出一身干净衣物换上,先将躺在地上的任小邪扶起,查看了一下伤势,外伤并不算重,倒是法力透支过大,有些损了道基,伤了元气,赶紧掏出几粒丹药喂他服下,直到面上有了一丝血sè,呼吸渐渐平稳,才将他放下。

    至于地上横七竖八躺着的其他修士,叶白没有丝毫心软,破了丹田气海,废去全身经脉,扔作一团,只等任小邪醒来再定主意。

    他们身上的东西,叶白自然不会放过,搜刮一空后,倒也发了一笔横财。因为叶白已经废去了他们的法力修为,斩断了他们和自己储物袋的神识联

    系,倒也不用担心无法打开。细细翻看后,加起来竟有下品灵石三万多块,中品灵石亦有八十多块,更别说其他玉简,符录,法器了。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,叶白平静下来,望向远处的某一个方向,深邃的目光,仿佛穿透无穷障碍,穿越海水虚空,追逐着那一个狼奔鼠窜的身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明玉公子现在满腔懊恼与悔恨,早知道便不来淌这趟混水了,原本以为只是两个炼气十层的小子,还不是手到擒来,谁料到其中竟有一个隐藏了境界,而且偏偏还临阵筑基。现在倒好,羊肉没吃到,还惹了一身臊。

    只凭身后传来的巨大的元气波动,明玉公子就知道叶白定是筑基成功了,那强大至可摧毁一切的气概,明玉公子甚至在早就是筑基初期的大师兄身上,都没有看到过,此人未来不可限量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速度不由加快了几分,明玉公子没有选择直接向上,冲破海面,飞遁而去,而是依仗红石岛秘传的水遁之术在海里穿行。

    礁石,沟谷,鱼群,水草,不断向后飞逝,明玉公子已经离海底废墟越来越远,但不知从何时开始,心神上竟如大片乌云笼罩过来,有种大难临头的感觉。似有一股若即若离的无形力量,不断尾随着他。

    “咻!”明玉公子突然刹住了身子,一脸惊骇的看着前方,傲然挺立在礁石上的叶白。

    “道友,此番追赶你们,确是我有错在先,但所幸并未造成太大伤害,还望道友放我一条生路,我愿竭尽身家做出补偿!”明玉公子知逃跑无用,无奈低头。

    叶白看着一脸诚恳的明玉公子,心中暗自盘算。

    严格说来,双方并无生死大仇,但是此人心思细腻,狡诈毒辣,能屈能伸,做起事来偏又有种当断则断,绝不拖泥带水的果断决绝味道。虽然城府稍显浅薄,喜怒形诸于sè,但若是成长起来,未必不是一方枭雄。

    仇怨既已结下,若是不除,只怕将来恐成心腹大祸。

    推荐阅读:

    (http://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