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读窝->仙路春秋TXT下载->仙路春秋
上一页 | 返回列表 | 下一页 | (全文阅读) | 返回书页 | 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



仙路春秋 正文 第三十九章 废墟
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二人从空中落下大海,幸亏都是修士,肉身强度远超凡人,否则这一下便会摔成肉泥。

    巨大的冲击力,和冰凉刺骨的海水,立刻让二人清醒过来,看着天空急速飞来各sè虹芒,二人均有大祸临头的感觉。

    任小邪见势不妙,当先掏出两颗珠子,一颗塞进叶白嘴里,一颗自己吞下。珠子入肚,立刻释放出一道滚滚升腾的元气洪流,突破出了体表,形成一道看不见,摸不着的球形光墙,将二人的身体与海水隔开。

    “避水珠?”叶白好奇道。

    “先下去再说。”任小邪没有解释,拉上叶白,给二人自己施放了重力术,往海面下沉去。

    二人沉了有百丈左右,任小邪突然停住,嘴唇古怪的迅速翻动起来,发出奇怪的声音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水流仿佛受到巨大的冲击,往二人身上不断拍打,昏暗的的海水中,现在数个庞大无比的黑sè身影,还在不断增多。

    叶白没有功聚双目,已经看的清清楚楚,竟是一头头巨鲸,想来应是洗眼灵泉带来的好处。

    巨鲸出现后,并没有如寻常一般攻击二人,而是一头头如同列队的士兵浮在水中,静静等待着某中指引和召唤。

    “你是怎么做到的?”

    “不要忘了我叔公的外号是东海骑鲸客,我这个小骑鲸客,怎么可能不会这些手段。”任小邪得意洋洋道。

    这两句话均是二人像在陆地上一般说出来的,而不是使用心神传音术之类的法术,平常使用避水诀仍是无法在水下说话的,若要沟通,只能使用心神传音术,这避水珠比避水诀好用的多,倒是水下行走的好宝贝,叶白心里暗赞。

    “找个安全的地方,我们先把伤势治疗一下。”叶白抚着胸口,感觉到五脏六腑都有些移位,疼的厉害。明玉公子那一下并不简单,经过层层障碍,还有如此强大的威力。

    任小邪扶着叶白坐上一头个头特别大的巨鲸脊背上,嘴里再次发出怪响,脚下的巨鲸转身向海洋深处游去。而其他的巨鲸则向着明玉公子等追来的方向游去。

    身后很快传来撕咬和怒吼的惨叫声,澄澈的海水猩红了一大片,二人脚下的巨鲸也开始不安的sāo动起来。

    任小邪发出一连串的声音,安抚住它的情绪,二人谁也没有回头去望,但谁都知道,那些巨鲸完了。

    任小邪难得的情绪低落下来,眼中泛红,闪过痛苦的挣扎,哑着嗓子道:“我从小就在海里长大,几乎熟悉附近海域的每一条鲸鱼,我把他们当作朋友一样看待,没想到今天却要驱赶他们为我而死。这是否也是叔公说的血腥和杀戮的一部分?”

    叶白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他,转移话题道:“他们这样在海里大开杀戒,不怕引起附近海洋妖兽的暴动吗?听说海里的妖兽比起陆上可厉害多了。”

    叶白想起自己利用妖兽气息摆脱无欢的前事,想要故技重施。

    “十几年前,我叔公为了保护我的安全,把附近的妖兽屠戮过一遍,几头金丹境界的妖兽,也被他赶到其他海域了,据说此事在当时闹的沸沸扬扬。其他人我不清楚,但明玉公子那个混蛋一定听说过。”任小邪皱着眉头思索道。

    叶白摇头苦笑,一饮一琢,莫非前定,这大概便是人们常说的因果循环了吧。

    数道强大的气息,紧紧跟在二人身后,如影随行,几乎可以肯定,这一次领先的是那些海外修士,这些家伙定有着在水里快速前进的独到法门。而且,叶白敢打保票,这些家伙定还未知道归藏老者任正远的真正身份,只以为是比郭秋厉害一点的筑基修士,否则绝不敢冒着得罪一位金丹修士的风险来追杀他们。

    “附近哪里可以暂时躲避?”

    任小邪想了想道:“前方有一处不知道多少年前留下的海底废墟,我们去那里避一避,那是我以前玩耍时发现的,有一些很隐秘的密室,我还在里面找到过几件有趣的小玩意呢,叔公说那可能是某个古时修仙门派的遗址。”

    巨鲸在海水中不断变换着路线,游弋了两个多时辰,穿过一大片暗礁之后,一座破败的建筑群落终于出现在二人眼中。

    曾经这里是一座辉煌的大派,如今已经完全没落。被海水长年浸泡后的房屋,东倒西歪,颓然无力的深陷在海沙里。

    几个巨石雕成的高大人像,只露出半截身子,可以明显看到穿着与现在风格完全不同的服饰,人像面部冰冷严肃,没有半点表情,空洞的双眼,冷漠的注视着这片遗迹。

    任小邪拍了拍身下的巨鲸,巨鲸很快自己游走,消失在黑暗深处。

    二人落到底部,互相搀扶着,在废墟中穿梭,不时可看见海洋生物的痕迹,叶白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场景,观察的更加仔细,在一些石柱上甚至看到几个类似文字的印记,可惜太过久远,被腐蚀的很厉害,已经无法辨认。

    任小邪走进一间房屋,掀开一块石板,露出一个黑漆漆的通道,示意叶白下去。

    通道的尽头,是一间不大密室,空空荡荡,叶白寻到几块碎石,堵死了入口,才终于松了一口气。而任小邪,已经躺在地上,挺着圆滚滚的肚皮,闭目养神,再也不愿动弹。

    “起来打坐,现在可不是睡觉的时候!”叶白走过去,板着脸道。

    从拍卖会到现在,超过一夜多的时间,二人几乎没有休息过,身体上的疲劳还在其次,jing神上已经有些顶不住了。

    叶白可不敢有丝毫的放松,他敏锐的神识,不断察觉到那几股强大气息的迫近,知道追来的修士绝不会就此罢休,定会搜寻这里的每一个角落。

    任小邪看着叶白凌厉的眼神,小声发了几句牢sāo,老老实实爬起来运气打坐。

    叶白见状,不再理他,掏出一把丹药吞下,抓紧时间恢复伤势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时间飞速流逝,任小邪醒过来的时候,见到叶白早已醒来,正拿着拍卖会上得到的落花生灭诀的玉简查看,一副愁眉苦脸,十分为难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你担心我叔公在功法上做了手脚?”任小邪望着叶白,神情有些冷漠,全然没有之前的亲切劲头,这个孩子心思细腻,比叶白想象的更加早熟。

    “是!”叶白不y否认。

    “你不相信他?”声音更冷!

    叶白指了指心口处,任正远下了禁制的地方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任小邪面sè软了下来,想了想道:“我觉得,你可以试一试,叔公虽然有时侯霸道了一点,但一向很守信用。”

    叶白深深看了他一眼,道:“也许你是对的。你叔公确实没有必要,对我这个炼气修士耍很多心计的。”

    “叶大哥,我将来会变成你们这样吗?我不喜欢这样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,我也不喜欢。”叶白嘿然一笑,眼中却满是说不出的苦涩。

    推荐阅读:

    (http://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