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读窝->仙路春秋TXT下载->仙路春秋
上一页 | 返回列表 | 下一页 | (全文阅读) | 返回书页 | 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



仙路春秋 正文 第三十三章 老少
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三天匆匆而过,叶白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观赏品鉴上,只在晚上才寻了岛上临时弄起的客栈休息。他的江湖经验太浅,正可借此机会补足过去一心修炼造成的空白。

    期间他又出售了一批灵矿石,补了一批灵石入手,算是为拍卖大会做个准备,他也不知道拍卖会究竟有些什么宝物,但若是因灵石不够,当面错过,怕是要心中骂娘。

    几天来,叶白算是见识了来自五湖四海,各式各样的修士,有些从北边唐国过来的修士,还穿着厚厚的棉衣,艳阳高照下,也不觉得炎热,怡然自得。而南部沿海的修士就比较清凉了,尤其是那些皮肤黝黑的女子,撩着光洁的膀子,与人讨价还价,丝毫没有半点羞怯,凡人的生活深深的影响着修士的做派。

    细想来,从凡人到修士,不过是从一个小江湖到了一个大江湖,勾心斗角,尔虞我诈,没有半点改变,凡人羡慕着修士寿元长久,飞来高去,直上云霄的洒脱不羁,殊不知上层争斗更加残酷,动辄便是身死魂灭。

    飞云子曾说岛上严禁私斗,可是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立场,有立场的地方就有恩怨,有恩怨就有江湖。

    这几天,叶白已经见到了数起因为几人同时看中一件宝物,互不相让,大打出手的场面,争斗者最终都在一道来去无踪的电光下,灰飞烟灭。

    叶白粗略估计了下,若不是强力法器释放出的法术,便是岛上有着筑基后期,或者更高境界的修士镇守,这次大会藏龙卧虎,并不简单啊。

    虽然有高手出面,但争夺终究只是被强压下,并没有彻底解决,叶白相信,等到拍卖大会结束,岛周围估计要发生大规模的争斗,这也让他一再提醒自己,定要低调行事,事有不谐,立刻抽身。

    一道飞虹从天边直落海岛而来,挟带着慑耳的啸声。

    想必又是远方晚来的修士,叶白这两天已经见多了这样的场面,头也不抬,继续翻看着手中的玉简。

    这是他一贯的爱好,对文字记载类的东西有着特殊的偏爱,甚至曾梦想有一天会有属于自己的藏经阁。

    霞光落下,好巧不巧,正落在叶白身边,光晕散去,却是十五六岁的少年,圆滚滚的身材,一副富态模样,两只眼睛却转个不停,显然心思不如身材忠厚老实。

    少年收起飞剑,四周打量了一圈,一把抓住叶白的手臂道:“这位大哥,拍卖大会过了没有,还有多长时间开始?”

    叶白皱了皱眉头,扯出手臂道:“没有,尚有一会儿呢,今天黄昏时分开始。”

    少年拱手谢过,却没打算就此打住,又拉着问东问西,显然是个自来熟。叶白正要找借口脱身,又是一道虹光落在身旁,现出了飞云子的矮胖身躯。

    飞云子冲叶白点了一下头,细着眼睛对少年笑道:“小兄弟,这岛上的交易会,不是随意进来的,你可有请柬?”

    少年眼珠转了转,连两只大耳也轻轻抖动了一下,冷哼道:“什么请柬,我不知道,是我叔公让我来的,你想要就找他去吧。”

    飞云子被少年趾高气扬的模样唬的楞了楞,难道真是个背景深厚的家伙?但转念一想,记起身后那位强大靠山,又有了底气,挺直身子,硬着声音道:“没有请柬,本岛概不招待,小道友请回吧。”

    “都说了找我叔父要去,他老人家就在东边的归藏岛上,你不认识我,总该知道他的名号。”

    叶白没有听说过归藏岛,飞云子表情困惑,显然也没听过,倒是看热闹的人群中有人惊呼出声,“莫非竟是那一位存在?”

    飞云子心中很想问问他究竟是哪号人物,但是被少年当着众人面,弄的有些下不来台,若再询问,怕是脸面丢尽,想来不管是什么存在,远在天边,也管不到这里,再说了,自己只是小接待,天塌下来自有那些大人物顶着。

    当下,再不犹豫,板起面孔道:“即便你有天大的来头,没有请柬,晚上的拍卖大会,也是不可能参与竞拍的。”

    少年正是为了拍卖会而来,听到这话,有些没了主意,问道:“那要怎办才好?”

    飞云子见少年软了下来,含笑点头,一副孺子可教的模样,道:“我这里正好还有一张无用的请柬,本当送给道友,只是得来不易…”

    叶白在旁听得几乎晕倒气绝,又来这套,你究竟正好还有多少无用的请柬,如何得来不易了?

    “既然得来不易,小邪你就不要夺人所好了,非君子所为啊!”少年还未开口,人群中已经响起一道健朗的声音。

    只见不远处站着一个身材高瘦,面白无须的老者,一身儒生打扮,双眼含笑,饶有兴趣的看着街上这一幕,颇有些飘然出尘的得道真仙风采。

    叶白定睛看去,没有任何光芒显现,竟完全察觉不到他的境界,仿佛只是个凡人老者,但谁都知道,这是绝无可能的。当是老者境界太高,收敛了自身气息。

    “叔公!”少年喊了一声,垂头丧气走上前去。

    老者轻轻恩了一声,眼睛却微不可察的看了叶白一眼,似乎察觉到了叶白的探视。

    飞云子也感觉到了异样,走到近前,抱拳道:“见过前辈,晚辈亦是克守岛上的规矩,没有请柬,确实无法参加拍卖大会的。”

    老者理也不理他,对少年道:“你的胆子倒是不小,竟敢瞒着我偷偷跑出来,若是碰上那些宵小之辈,被骗光了身家,你还替他数钱呢。”

    飞云子心中叫苦,宰客多ri,终于碰上了明眼人。

    老者伸出手道:“拿来!”

    语气虽轻,却带着不容拒绝的威严,淡淡的威压从老者身上一闪而逝,却已足够飞云子汗流浃背,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飞云子乖乖奉上请柬,不敢再有半句虚言。

    “跟我走,哪也不准乱跑!”老者当先离开。

    少年老老实实跟上,还不忘回头给了飞云子一个鬼脸。

    推荐阅读:

    (http://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