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读窝->仙路春秋TXT下载->仙路春秋
上一页 | 返回列表 | 下一页 | (全文阅读) | 返回书页 | 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



仙路春秋 正文 第二十六章 二老
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原来,小红已经是这副样子了。

    叶白垂头丧气,踉踉跄跄走出怡红院,乘兴而来,败兴而归,大约便是这个意思。少年时的美好憧憬和渴望,被冰冷的现实迎头一棒,琉璃一般,碎了一地。

    文士和道人,两个老男人,看的乐不可支,拍案叫绝,嘴中喷出无数龌龊的遐想。

    叶白将杂念抛出脑海,自嘲的摇摇头,原本只是想了结少年时期的愿望,没想到小红已经是徐娘半老的妇人,男人和岁月一起,榨干了她的青chn,美貌,窈窕的身材,以及对美好生活的向往,只留下行尸走肉一般的空壳和死去的灵魂。

    时间,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怪物?它通过一种怎样的力量,将沧海变成了桑田,将红颜染成了白发,修道的目的,又到底为了什么?长生?长生之上,是否还有更辽阔高远的天空?

    “小子,上来!”

    叶白耳边一震,恍惚的心神如退cháo一般,迅速回到自己的脑海,抬头看去,是身边酒店二楼上,一个留着八字胡,戴着一顶破破烂烂道冠的中年道人,道人只是随意看了他一眼,叶白却如遭电击,有种连灵魂亦被看穿的冰凉透骨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样的感觉,叶白只在大师伯千鹤子的眼中看到过一丝,是金丹?还是元婴,叶白脑中闪过无数念头,最终硬着头皮走上楼去。

    境界相差太大,任何躲避都是徒劳。

    八面通风,极其宽敞的二楼大厅里,只坐着两个人,道士不必再说,另外一个文士,相貌英伟,脸上挂着一丝懒散笑意,纸扇轻摇,看不出是何材质,此人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高贵气息,仿佛是易装游玩的王孙公子一般。

    奇怪的是,二人明明坐在那里,叶白的神识却无法捕捉到他们的位置,仿佛二人存在于另外一个空间,一个看的见,摸不在的位面。

    修道之人,不以相貌论年龄,眼前二人,只怕都是修行千年的老怪物了。没想到在江州随便乱转,都能碰上两个。

    “叶白见过两位前辈!”叶白深吸口气道。

    道人一对三角眼眨了几下,伸手示意他坐下,问道:“年纪轻轻,就有炼气十三层的境界,亦算不错了,小子,老道问你,你是哪一派的弟子?”

    “我乃一介散修,无门无派,得了些机缘,侥幸炼到今天的境界,前辈过奖了。”叶白不愿暴露与连云道宗的关系,随口诌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撒谎!这宋国附近,能够培育出如此jing纯的雷元修士的地方,只能是那几处灵峰胜地,小子,不用老夫一个个点出来吧”,文士瞥了叶白一眼,目光锐利如刀。

    只这一喝,叶白便感觉到体内的雷元气的暴躁不安,似乎要逸出一般。

    叶白心中叫苦,自从青夜的事情之后,他便对这些人老成jing的怪物,敬而远之,论心计手段,他根本不是对手。

    叶白喝了一口茶,压下元气,苦笑道:“前辈见谅,晚辈实在是有不得以的苦衷的。”

    道人摆了摆手,贼笑道:“我随口一问,你随口一答,这个原本就不重要。我又怎会怪你,小子,我再问你,利用神识来偷窥一个老ji的身体,这么没品的事情,你是怎么想到的?还做的如此自然。”

    “噗!”叶白一口茶水立刻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跳进汉水也洗不清了,叶白没想到兴之所至的一件事情,却隔楼有眼,被人逮个正着,还当面拆穿,嗫嚅道:“咳,咳,这个,就说来话长了,其实,晚辈…”

    “小子,实话告诉你,我们两个打了个赌,猜你为什么要这么做,谁输了便送你一点机缘。你要想好了再说。”文士打断道。

    敢情是碰上两个游戏风尘的老怪物了,叶白总算放下来心来,将那些少年心思叙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还是个多情的种子!”文士道。

    “竟是个执着的流氓!”道人道。

    二人说完,哈哈大笑,叶白却是一阵气结,偏偏对上这两位大修士,不敢反驳。

    “相逢即是有缘,何况确是我们输了,这个东西便送给你了。里面有一枚筑基丹,至于能不能借此突破到筑基之境,就看你的造化了。”道人扔给叶白一个小瓶。

    文士摸出一件金光闪闪的背心样的衣服,扔给叶白,道:“这件背心,以寒蚕银丝编制,水火不侵,防御尚算不错,老夫早已用不到了,送你吧。”

    叶白没想到突然之间,天上掉下这样的机缘,楞楞的接过东西,有些不敢相信,这两个老怪物的名号似乎没有印象,随随便便就送出这样的机缘?难道如今的修真界对后辈这么提拔?

    筑基丹这样东西,叶白可是久仰大名,此物是炼气突破到筑基境界必备的良药,对破除壁障有着难以想象的作用,在连云道宗内,也是存货极少,只有那些天才子弟才会在进阶时,由老师发下一两粒。可说珍贵异常。

    而那背心,只看散发出的灵气波动,便可知道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两样东西,对叶白来说,或者觉得少见,但只要想想座上两人的身份,也就没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了。

    半晌,叶白回过魂来,问道:“多谢二位前辈,敢问名号,小子ri后定当报答今ri之恩。”

    “老夫西门,他是广陵王,你若是哪一天修到元婴之境,或者有机会帮到我们一些小忙。”道人油然笑道,说不出的自信洒脱,叫人完全忽视了他那猥琐面容。

    元婴吗?似乎很遥远呢!老师才不过金丹吧!叶白眼中一丝迷茫和挣扎,能够达到吗?

    几息之后,想到在雷落之渊中的经历,那些最痛苦的折磨和等待,都被他熬过来了,元婴很遥远,但是谁说他一定不能达到呢。

    叶白的眼神越来越亮,越来越坚定。

    西门和广陵王立刻感觉到了叶白的变化,互视了一眼,这个小子,将来或许真能带给他们一点惊喜呢。

    想到另外一事,叶白问道:“不知道两位前辈刚才,是如何猜测小子那么做的原因的。”

    西门和广陵王又是一阵长笑。

    西门干咳了一声,压低声音道:“老夫猜你哪个大派的不肖子弟,刚刚闭关出来,憋坏了,来这里消火的。至于神识偷窥?老夫还以为你有这样的特别嗜好呢。”

    广陵王听完,嘿嘿直笑,再不复士族大家气息,抚着下巴,故作神秘道:“老夫的猜想就浪漫多了,你和那老ji原本是一对痴男怨女,互订终生,因为家族不容,沦落四方,如今你修道有成,自然要来接回老情人,至于那神识偷窥,该是担心她正在接客,怕撞破了双方尴尬。”

    两个老货!叶白忍不住心中狂骂,游戏人间也不至于这么无聊吧!

    推荐阅读:

    (http://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