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读窝->仙路春秋TXT下载->仙路春秋
上一页 | 返回列表 | 下一页 | (全文阅读) | 返回书页 | 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



仙路春秋 正文 第三章 福祸
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这是一片已被遗忘的空间,没有太阳,没有星星和月亮,只有半空的五彩氤蕴虹气,散发出微弱的光芒,照亮这一方天地。

    自从连云道宗试炼之后,这方雷落之渊便迎来了千万年来如约而至的变化,原本灵气充沛的空间里,生气逐渐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常人绝难吸纳的死气,草木摇瑟凋零,只有最顽强的妖兽,才能渡过这场严冬,像毒蛇一般静静蛰伏,等待下一次的灵气回溯,万物复苏。

    这亦是每一次的连云道宗的试炼之期只有十ri的缘故,十ri之后,若是还有人贪图里面无尽的天才地宝,必将被无边的死气吞噬。

    没有人知道这一切的循环往复原因何在,或许在这个失落的空间里,真的有另外一种与凡间绝不类似的法则存在。

    西南,大沼泽!

    此刻的大沼泽已经塌陷成了一个广阔的地洞,从远处看去,仿佛一个巨大的漏斗,紫sè的雷电,在其中游走不断,奇异般的,没有半分泄出漏斗之外,似乎在这地洞中,有一股强大的力量,控制着雷龙的变动。

    每一道刺目的亮光闪过,都伴随着轰轰作响的雷霆,震耳y聋,将之变成一个紫sè的海洋,其中蕴藏的丰富的天地元气,恐怖之极,难以言表,怕是连那些筑基期的修士也不敢轻易入内。这样丰富的天地元气,一旦形成乱流,可轻易将人肉身连同元神撕成粉末。

    若只是如此,也仅会让人惊悸,最叫人惊奇的是,在那雷霆的海洋中间,存有六道男女不一的身影,盘膝坐于虚空当中,脸上弥漫着贪婪的渴望与撕心裂肺的痛苦,分明正经历着巨大的变故。

    漫天的紫sè雷龙,在经过几人身边时候,仿佛受到了某种召唤,不由自主的从每一个毛孔中涌进了他们的身体。沿着经脉直冲进人类身体中最神秘难测的意识之海。

    当前发生的这一切,恐怕便是最博学的修士大能也无法解释,要知道,在凡人生存的这块空间里,早就没有了如此jing纯的天地元气,更何况还是异种的雷属xing元气,像是最不值钱的河溪流水一般,主动被这几人疯狂吸收着。

    六人的承受能力显然已经快要接近极限,面容极度扭曲,额头青筋爆突,神sè痛苦异常,鲜血从每一根毛孔中涌出来,又被环绕着身体的雷电蒸发成汽。

    这六道身影,正是“御剑生”步渊座下的六大弟子。

    自从莫名其妙的被奇异的牵引之力吸进了大沼泽底部,天地间原本生机勃勃而又驳杂的充沛灵气,就被不知从何处产生的雷元气取而代之,几人的心思,也从一开始的疑惑不解,变成接触到如此庞大的雷元气时的欣喜若狂,疯狂吸收起来。要知道,由炼气入筑基,最重要的一点,便是对天地灵气的吸收感悟,只有积累足够的灵气,才可一举冲破门槛,成就道基。

    六人中,大师兄庄衡原本就有着炼气十层的境界,此刻借助外力,竟疯狂突破到了十二层,距离那十三层的大圆满也仅一步之遥。

    其他几人亦是收获巨大,jing进迅猛。

    可是如今,六人的心情却急转直下,变成了惊恐惧怕,这突如其来的雷元气仿佛无穷无尽,还在不断的涌进六人的身体,想拒绝亦办不到,早晚将肉身充爆。

    若不是六人自幼修炼的道门的雷元术,对雷霆闪电有着强大的抵抗力,早被电成焦碳。

    可是偏偏拒绝不得,逃突不得,只能以强大的意志苦苦支撑,天晓得这仿佛无穷无尽的元气要到什么时候才会散去。

    世间的福祸相依,大抵如此。

    时间,在这一刻变的毫无意义,只剩下无尽的痛苦和黑暗。

    最先支撑不住的,是一位黑衣男子,肿胀到极限的肌肉,仿佛要把衣服撑裂,双目闪现无边的疯狂,明显已经到了崩溃边缘,口中急喘连连,喃喃道:“大师兄,救我,救我,我不想死啊!”

    其他几人正紧守灵台,自顾尚且无暇,哪来的能力救他。

    其中一位身量特别高大雄壮的青年男子,睁开双眼,淡淡看了他一眼,又扫向其他几个师弟师妹。

    二师弟修为极差,应对的花招却是最多,周身部下了九道画有铠甲术的灵符,一层层延缓雷元气进入身体的速度,更是隔一会便吃下一颗清香扑鼻的丹药,修复破损的肉身元神。

    三师弟天赋过人,修炼起来也最是不要命,此刻居然还在疯狂吸收,完全不顾自己肉身元神已经到了极限,仿佛这一次的际遇,是他抑郁生命中最重要的那根救命稻草。

    四师妹倒是神sè稍定,原本便天资聪慧,又有临行前老师赐下的法器ri月环护住周身。暂时不愈有xing命之优。庄衡面上不由闪过一丝柔情蜜意。

    众人都知,这一次怕是遇到大机缘了,若是能够挺过去,必定百尺竿头,更进一步。

    最叫他惊讶的是,修为最差的六师弟,居然不是第一个支撑不住的,修为竟然从原本的第五层进阶到了第八层。

    这个向来被人看轻的小师弟,有着常人无法想象的强大意志和勇气,肉身破损的极为厉害,眼鼻之中都已经流出血来,脊梁却挺的笔直,算不上特别俊朗的面上无悲无喜,似乎早将生死置之度外,连肉身也成了多余,碎了又有何妨!

    庄衡忍不住心中暗赞,单论心志,此子比自己都要更胜一筹。缓缓闭上双目,再没有半点动作,浓密的眉毛,却更显纠结。可见xing情并非外表所表现出的那般冷漠无情。

    黑衣男子见状,脸上顿时yin云密布,怒声骂道:“我乃老师的血脉后人,庄衡,你敢不救我,待我出去之后,定当禀明老师,将你抽筋灼骨,永锢元神。啊。。”

    “轰”的一声巨响,又是一波雷龙袭来,黑衣男子咒骂未完,已经爆体而亡,化作漫天的血雾,连元神亦逃突不得。

    其他几人见状,瞬间面sè巨变,神sè复杂,所谓兔死狐悲,也许只在下一刻,自己等人也会化为飞灰。

    “蠢货!”

    一道轻喝响起,没有半丝情感,六人中年纪最轻的小师弟终于开口说话,稍显单薄的双唇勾勒出一个冷酷的弧度,异常明亮的眼睛中,jing光电闪,瞬间又逝去。

    此人看上去只有十仈ji岁年纪,但修道之人从不以外貌推测年龄,事实也许更大一点,身体仿佛还未长开,并不见得如何粗壮,皮肤微黑,长相一般,要说与众不同之处,便只有那双深黑如墨的双眼,透出与长相完全不符的沧桑,仿佛受尽了人间的苦难。

    电光环抱下,双唇紧咬,竭力控制着身体的颤抖,努力保持着清醒。似乎他活着每一秒,都要倾尽整个生命的力量。

    庄衡眉头轻皱,终究什么也没有说,四师弟和小师弟之间,原本就有罅隙,如今大家都落到这般处境,再追究些言语上的小节,实在没有必要。更何况,他亦不喜这位狐假虎威的纨绔子弟。

    黑衣男子一死,原本由六人承担的元气洪流,顿时变成了五人,众人压力大增,惟有使尽手段,苦苦支撑。

    轰鸣声大作,空中弥漫的雷龙,越来越多,活跃度比之前又仿佛更强一踌,滔天巨浪一般拍打着众人的身躯。肌肤已经多处撕裂,鲜红的血液四溅开来,又立刻被无处不在的电光灼成焦碳般的粉末。

    众人身躯已经摇摇y坠,就是此时,肉身的疼痛却仿佛cháo水一般退去,另一股从灵魂深处散发的痛楚弥漫开来,元神仿佛是被无数根针扎一般,散发着钻骨挖心般的疼痛。众人心中首次有了,后悔来参加这次试炼的无限懊恨。

    还未等到下一波乱流来袭。依靠符录药物,勉强撑过肉身淬练这一关的二师弟,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呐喊,眼中渐渐失去生命的光彩,身体随波被卷,不知流落到了何方。

    紧接着,又有两人神魂宣告失守,识海瞬间被毁,意识全消,成为这狂乱空间里的又两具尸首。

    “师妹!”庄衡再无法保持内心的冷静,灵台终告失守,这位“御剑生”步渊最看重的大弟子,终是情关难过,道心有了一丝裂缝,偏又是在此生命紧要的关头,为山九仞,功亏一篑,随风而去。

    在这灰暗而又让人绝望的空间里,只留下最后一道青年身影,还在坚持着,却也是芨芨可危,如风中烛火一般,飘摇不定。

    书友如果觉得好看,请收藏,新人新书求支持!

    推荐阅读:

    (http://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