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读窝->仙路春秋TXT下载->仙路春秋
上一页 | 返回列表 | 下一页 | (全文阅读) | 返回书页 | 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



仙路春秋 正文 第二章 雷落
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连云宗占地极广,宗内灵山灵脉数不胜数,但是只有到达金丹期的长老,才可成为内门长老,开辟一方灵山以为根基。金丹以下,只能去争夺次一等的寻常山头了。

    修道修道,说白了,也无非了资源财力的堆积,有了好山头,便有了灵草灵矿,有了资质优秀的弟子,所以,开辟一方山门,对修道之士来说,是更进一步的福缘,亦是光大道统的金招牌。

    切莫小看了金丹之境,所谓十年炼气,百年筑基,千年金丹,大道不疑。于上万修道之士中,能有一人跨入金丹大道,已属千难万难,似连云道宗这般的宗门,不过只有十来位,除了平素可见的连云七子,便只有常年在后山闭关那几位老怪物了。

    至于金丹之上的境界,已不是寻常修道之士可以想象,只在高阶修士之间流传。

    老树峰由开脉祖师传承至今,已经有数千年的历史,这一代的峰主,便是连云七子中排行第五的“御剑生”步渊,有着金丹后期的修为,实力雄厚,不可小视。

    老树峰地处西南,历来是宗内弟子讳莫如深的地方,少有人来。

    盖因这里的天地元气最不稳定,充斥着刚猛狂暴的雷电粒子,晴朗天气下,也会让人觉得气血翻涌,呼吸不畅,难以维持灵台清明。到了雨天,雷霆不断,电光闪烁,更是让人焦躁不安,仿佛内心深处的所有负面情绪全都要从胸腔中爆炸开来,一起冲进意识海。

    雷霆元气本身便是天地间的异种元气,非大毅力之人不可吸纳,老树峰的开脉祖师当年,更在山上布下了七截聚雷之阵,凝炼天地元气,此阵法对修炼五行元气的人极为排斥,对修炼雷霆元气的人来说,却是大有裨益,在这里修行打坐一ri,可抵得上寻常地方数ri之功。

    这也是许多外门弟子拼命努力,想要拜入内门长老座下的原因之一。

    听起来似乎有些耸人听闻,事实上在连云七子其他几位的山顶上,都布置着类似的阵法,因为五行元气相生相克的缘故,比起老树峰的人迹罕至,其他诸峰却是宾客往来,从者如云,譬如那紫竹林,五行属水,就特别受木系明月峰弟子的欢迎,两方往来甚密。

    这一天,老树峰上却来了一位不速之客。

    千鹤子降下云头,闲庭信步一般,走在山间小道上,对四周景sè浑然不觉。

    事实上,这老树峰上也着实无甚景sè可看,因为雷霆元气的缘故,寻常草木很难在这里存活,放眼望去,只有数百株高达百丈,树yin如盖的龙橡木矗立在山上,紫sè的叶子随风摇摆,连树冠上蓝蝶鸟的鸣叫,也显得异常清脆。

    临来之前,千鹤子准备了诸多言语,准备安慰这位自己最看重的师弟,见到真人之后,才发现怎么也无法说出口。

    “御剑生”步渊拄剑dli峰顶,渺万里层云。

    此君年约四十许,面如刀削,目深如海,相貌俊美。乌黑的长发,与一身月白sè道袍,一起向后翻飞,气概逼人。

    神sè却极是萧索,眉目之间,依稀有几分苍老之sè。漆黑如墨的双瞳中透出几分不解,几分无奈,几分恨意。

    “六个弟子,全军覆没,没有一个活着回来,他们的时代,还没有开始,就已经结束了,若是哪一天我羽化了,怕是老树峰一脉,就不存在了啊。”

    步渊目视远方,也不看向千鹤子,仿佛自言自语,声音低沉暗哑,霸道的脸庞上,透出几丝温情。

    “老大是我最喜欢的,天资极高,人又努力,假以时ri,成就绝不会在我之下,光大我老树峰一脉,非他莫属。他跟随我的时间长了,连xing子习惯,都有几分像我,有时候,我甚至觉得,他是另外一个我,是我的生命的延续,但是现在,他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二最调皮,常常趁我出门,偷我的酒喝,每次我询问的时候,他就赖到老大头上,以为我真的不知道吗?这个混小子雷元术练的乱七八糟,偏爱钻研些旁门左道,炼丹制符布阵,诸般杂学,倒被他弄出几分造诣,我也是很喜欢他的,现在,他也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三是我下山时捡来的孩子,无父无母,身世最是可怜,因此有些自怜自艾,我便告诉他,他的父母为妖人所害,若是哪一天他修到筑基之境,我就准他下山报仇,于是他就发了疯似的苦修,他不知道,我是骗他的,现在,他也死了,永远也不会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四是个女孩子,心思聪慧,也爱照顾人,她知道我一向贪图口舌之y,便常做jing致小食给我,这就对了嘛,女孩子学点女工刺绣不是蛮好,偏偏修什么道,我本来不许她去参加这次试炼的,可是拗不过她苦苦哀求,允了她去,我知道,她喜欢老大,想陪着他走一走,现在,她做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五是我的嫡系后人,仗着我的关系,向来嚣张跋扈,为非作歹的事情也干了不少,我虽然早就想一掌劈了他,可是始终下不去手,现在,我不用因此为难了,也好,也好。。。”

    步渊说到后面,语调越来越冷漠,眼中少见的没有了半点感情,任谁也看不出他心中的波澜壮阔,只是拄剑的手,却越抓越紧,仿佛要把手中的剑握碎。

    “老六资质最差,一向不受我的待见,若不是当年,他在求仙路的石板上跪了九天十夜,若不是我正好路过,若不是我恰好心中一软,也不会收他为徒。他虽然勤奋刻苦,但限于资质,在仙道之路上难有大作为,死了,也便死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这些弟子,技不如人,死了也便死了,可是难道你们留一个弟子给我传承道统也不肯吗?定要赶尽杀绝?自我连云道宗有试炼一事以来,还从未有此血腥之事,此事,师兄终归要给我一个交代。”

    步渊说到最后一个字时,忽然转过身来,目光炯炯顶着千鹤子,冲煞气破体而出,仿佛一言不合,便要拔剑相向。

    “师弟慎言”,千鹤子喝道:“我等同为一宗兄弟,还不至于做出如此下作之事,至于小辈弟子间的争斗,我已经亲自询问过,其中内情,异常诡秘,令人费解,但绝非其他几峰弟子所为。”

    “愿闻其详!”步渊面容如古井不波,似乎对千鹤子口中的隐秘不感半点兴趣,随口敷衍道。

    “那雷落之渊,神秘异常,来历也早已无从可考,你我年轻时候都曾经进去过,其中一些凶地险地连我等亦不敢轻易涉足,若不是只有筑基之下的境界才能进去,我早便进去闯一闯了,看看还有些什么天材地宝。”文道生满面追忆之sè,似乎想起了年轻时候的某些趣事。

    “我仔细询问过苍茫,据他所说,在试炼进行到第九天的时候,仍然活着的弟子都被吸引到了南部的大沼泽边,那里盛开了一朵罕见的青霜竹兰,师弟当知,那青霜竹兰的果实,对突破到筑基之境,有着不可思议的神效。师弟该还记得,那大沼泽也是我们从未涉足过的险地之一。”

    “就在众弟子等待青霜竹兰成熟的时候,突然起了变故,沼泽湖面上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旋涡,将四周的物体全部吸了进去,其他几脉弟子施尽手段,外门弟子更是折损大半,才逃了出来,更奇怪的是,师弟门下的弟子,在变故发生的一刹那,便被吸了进去,仿佛没有半点反抗之力,此事委实奇怪,我亦百思不得其解。”

    步渊沉默不语,面目越见yin沉,半晌道:“我仍旧不能全信师兄,除非师兄让我对回来的弟子施展搜魂之术。”

    千鹤子面sè大变道:“师弟莫非疯了吗,我是绝不可能答应此事的,搜魂之术对受法者神识伤害极大,筑基之下的弟子动辄变会成为白痴一般的存在,此事绝无可能,师弟门下弟子的损失,已经让我很是心痛,断无可能再为此事,损失几个核心弟子的。”

    步渊对这号称连云道宗数万年来最称职的掌门显然了解极深,瞥了他一眼,索xing闭上双目,冷冷道:“非常人行非常事,我从不知道,师兄什么时候变成了迂腐假善之辈,师兄方才都说了,逃回来的,还有不少外门弟子,牺牲几个外门弟子,相必师兄不会吝啬吧。”

    千鹤子双目急速的张合几次,长叹一声,半句不说,驾云离去,风中远远传来几句无可奈何的话语,“半个月后,我会派遣一批年轻弟子下山修行,师弟好至为之吧!”

    书友如果觉得好看,请收藏,新人新书求支持!

    推荐阅读:

    (http://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