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读窝->大道争锋TXT下载->大道争锋
上一页 | 返回列表 | 下一页 | (全文阅读) | 返回书页 | 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



正文 第两百八十一章 天人争逐复往来


    张衍在山中察觉到全道太上再临,便放开山门,将之迎入进来,道礼过后,请了其人坐下,言道:“道友今为何来?”

    那道人言道:“为议天帝之位承继而来。”

    三帝子如今岌岌可危,全道也是明白缘由何在,故而此回前来是为缓和此事,而且为了避免将来生出更大冲突,所以也是决定向他少稍许透露一些谋划。

    张衍也是听出了他话中意思,直问关节道:“不知道友属意何人?”

    那道人打个稽首,道:“三帝子可为天帝。”

    张衍淡笑一声,本来三帝子的确是其欲推选之人,不过十一帝子乃是另一个选择,实际上不分上下,只是现在十一帝子交托于他看顾,自然就屈居其次了。

    今朝这番话,实际是对方来与他确认,下来当以三帝子为主,十一帝子随时可以放弃。

    这点他是不会同意的,而且他也不信全道就真的没有其他人选了,这里不与他言,说明还是对他有所保留。于是稍作思索,道:“天机混沌,帝气未明,理当各凭机运才是。”

    此间意思,便是维持现状,先不定谁主谁次,只看谁人能走到最后,那自然是最为合适的那一个。

    他的这个建议实则是正确的,全道显然也是知道,但其所求的,实际上是主导之权,是希望张衍能配合其等行事,而不是在此之外另起炉灶,他这个回答,显然并无法令对方满意。

    那道人道:“上回曾是听闻,德道曾派遣弟子到得道友山前,道友若有麻烦,尽可与我言说。”

    张衍笑了一笑,道:“无甚大事,不过是一些威胁言语而已,欲令我入其羽翼之下,贫道自不会去理会。”

    那道人沉默一下,才言道:“帝位之选,道友既有异议,那可待日后天机分明之后,再行商议便是。”

    张衍微笑点首,对方显然是退了一步,此中之意,是言既然意见不同,那也不必硬要分个结果出来,可先搁置,待局面变化之后,再做定夺。

    这与他之前预料的相同。

    全道现在还不会与他撕破脸皮,因为其等现在不愿失去他这个盟友,就算不能交好,那也不能交恶,尤其是在德道似也有招揽之意的前提下。若是把他推到德道那一边,那是不智之举了。

    当然,他有自己考量,是绝然不会入得德道,这一点,全道这两位显然是不知道的。

    他这时道:“德道方是我辈大敌,贫道以为,大可合,小可议。”

    那道人一思,点了下首,算是认可此言,随后道:“二帝子昊崛,乃是德道属意之人,不宜轻动,当先剪除弱小枝叶,再定主干正支。”

    张衍道:“此言正合贫道之愿。”

    虽言是诸帝子争锋,可背后有太上支持之人,是怎么也不会轻易被击倒的,就如十一帝子这次,哪怕不动一兵一卒,也很是轻松就化解了攻势。

    可换了一人,绝无可能应付的这般轻松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那么只能先绕开这些硬手,扫平其余,再彼此论个高低。

    要是一上来就拿二帝子这等人物开刀,德道必会下死力维护。而一旦动手,就很难再停下来。随后紧跟而来的,必然是两脉道传的弟子各自入局,到了最后,甚至可能引动太上亲自下场,这等事要尽力避免,便是当真要做过一场,也不能太早发生。

    那道人取得张衍赞同,便道:“帝位之事,涉及我未来供奉,不得不慎,我门下弟子中泉子,主持门下日常诸事,到时他自会来寻道友门下商议此事。”

    太上通常只定大势,涉及到具体细致之事,都是交由门下处置。

    张衍颌首道:“贫道亦会吩咐弟子配合贵方门下。”

    那道人见来此目的大致已是达到,再说了几句客气话后,便就告辞归去。

    张衍思虑片刻,便于心下一唤,不多时,纨光、秀光、移光、易光、乘光、定光六名持剑弟子来到殿上,一入此间,便对他大礼参拜,口称“祖师”。

    张衍道:“天帝之位行将更易,诸帝子入世相争,我离忘山一脉欲得正教之位,必择一而扶持,十一帝子身怀帝气,性情豁达,不拘常节,可为我用,秀光、乘光、移光,你三人此回下得山去,务要护得其人安稳。”

    三人躬身应命。

    下来他又对纨光、易光、定光三人吩咐了几句,随后他各赐了一些法宝下去,就令其等下山自行行事了。

    纨光下山之后,与一众同门道别,便独自一人往大周国而来,未有多久,在西伤道白驹山山腰之处找到了一处高大土垒,他降下身来,落在门前空地之上,也不去看守在那里的侍从,就迈步走入进去。

    左御中赢匡此时正正坐再案几之后,似在批阅着什么,他察觉到有人进来,抬头一看,见是纨光,他脸上斑点惊讶也无,对其一点首,道:“道长请坐,案边自有茶水,请恕赢某怠慢了。”

    纨光也不客气,在旁处落座下来,道:“左御中如今名动诸天,却还是总是在一处地界之上滞留不去,当真不惧天庭征讨么?”

    赢匡手中疾笔而书,片刻后,将笔摆下,抬头看来,身形坐得笔直,目光凌厉道:“来得越多越好,只怕此辈不来。”

    这些年来,他依靠着天符,多次挫败天庭缉拿,名声自是越来越响,甚至他还庇佑收留了一些不少犯了天条的仙官。

    并且他还做了一件事。

    这些仙官被革除仙籍之后,失了神通法术,与常人无异,将来身死之后,注定要堕入地府,这对他们来说是不可忍受的,除非转而去修炼道法。

    可这里难处甚大,因为修道不是一朝一夕可成,且非是少时开始修持,也难有什么太大成就。

    但他有天符在手,却是可以令其等修行以那仙箓衍生出来的神法,并且身死之后,也能以天符相护持,使之不入地府,这对这些仙官来说是无法拒绝之事。

    不止如此,他还以此笼络了不少凡人帝君。

    这些国君倒不见得有胆子推翻天庭,可是一方面也渴望长生,另一方面对于索取无度的神人,心下也是颇为不满,要是能有人去找此辈麻烦,他们也是乐见如此。

    是以表面上他虽未立成什么大势力,可暗底下却已是掌握了一股颇为不小的力量。

    这时他凝目看着纨光,道:“道长到此,当非是提醒赢某,可是另有指教?”

    纨光呵呵一笑,道:“左御中要做什么,那便放胆去做好了。只是提醒一句,你要革神人之弊,切不可上来便操切太过,否必将寸步难行。”

    赢匡心头一震,他深吸了一口气,知是自己终是等到了。

    有天符在手,若说实力,面对诸天星君他都不用畏惧,可是没有太上在背后扶持,终究不过是一大些的虫蚁罢了。

    德道虽是助他得了天符,可那不是利用此逼迫天帝而已,可天帝始终不曾理会,现在没有将天符收回去,不过看他还有一些作用。

    故是现在唯有依托另一个太上,才能继续完成心中抱负。

    离忘山愿意支持,那么这等顾虑也就不存在了。

    他正容道:“道长可以放心,天下神人何止亿万,我又如何能尽数诛戮杀绝?即便可为,那也将是我弟子之事了。”

    纨光道:“左御中知道便好。不知你下来准备如何做?”

    赢匡言道:“诸帝子争位,诸天不宁,万界难安,受此牵连者,不止下界子民百姓,更有诸多炼气之士,我欲寻得天下修道人共谋大事。”

    他毕竟是做过左御中的。知道神人想要除去,只靠他自己是做不到的,必须要依靠其余力量。

    诸帝子去了封地之后,在彼此争逐的同时,便还到处剿杀炼气士。这一方面是天庭一向对这些不奉号令的化外之人不抱善意,另一个因为也是天帝有意在帝位继传之前消杀一些大势力,而这些人都他潜在的盟友。

    此事他早是开始做了,自下界之后,不但解救凡民,闯下了偌大名声,并还四方拜访有名有姓的散仙,并是承诺,若是得以推翻天庭,那么定将剿灭神人,广开道传。

    当然,他也清楚,这些人不会听他一席话就应下,但至少有一部分是可以争取到自家这边的。

    纨光看了看他,笑道:“左御中既是心中早有定算,贫道便拭目以待了。”

    自全道太上拜访过离忘山后,三帝子这里很快就平息了麻烦,不过经过这一番折腾,他也损了不少元气,亟待恢复。

    其余帝子在这场攻战中损失也是不小,见再没了机会,各自退了回去默默积蓄力量。

    同样,十一帝子这边也是抓住这难得平稳时日梳理国内诸事,竭尽所能壮大国力。

    而在杏泰洲中,七帝子强行收缴了不少供奉上来,用以招募了更多妖卒,并还通过嫪天母之助,将一些天庭贬官以及以往犯了天条的神将转迁到自己门下,一时实力大增,不过他吃了一次亏,也是学乖了,见现下无人动作,他也按住不动。

    这一沉寂,就是十载过去。

    但安稳时日毕竟短暂,在自觉已是恢复元气之后,九帝子第一个忍不住,带领百万妖卒,跨过界河,向着临近的八帝子杀来。

    同一时刻,诸多太上门下也是纷纷下界,所有人清楚,这一战下来,即便还争不出帝位人选,局面也将彻底分明了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