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读窝->独爱执念情深TXT下载->独爱执念情深
上一页 | 返回列表 | 下一页 | (全文阅读) | 返回书页 | 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



36|18.12.25丨陌上花球丨


    虽然贺泽南记得她和他表弟分手之后,是拿到了1000万分手费和一套房子的,可瞧着她这一副抠门的模样,他竟然觉得有些可爱。

    “德性。”不阴不阳的说完,贺泽南就转身继续往电梯走。

    蒋筱晗皱皱鼻子跟了上去,她刚刚是被鄙视了吧。

    但是既然boss没有反对,那就是可以报销的。嗯,反正她绝对不在这里自费看病。

    一直到见到那个叫“言风”的男人,蒋筱晗才知道自己想太多了,原来他就是这里的“梁院长”。

    从头到尾,小贺总都没有带她挂过号缴过费。

    梁院长只是叫来了一个护士把她直接带去了烧伤科。

    “什么情况你?这女孩儿谁啊?”蒋筱晗走后,梁言风立刻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贺泽南往沙发上一坐,敷衍道:“公司员工。”

    “得了吧,普通员工能劳驾你亲自带着看病?到底是谁?别磨叽。”梁言风也坐到了另一张沙发上,一副打破沙锅问到底的样子。

    贺泽南闻言眸光微动,与他对视,并没有回答,脸上神情是说不出的不自在。

    所以说这二十多年的兄弟真不是白做的,梁言风立刻就心领神会了。

    “不会吧?是那个你不确定的姑娘?”梁言风惊讶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不情不愿的回答。

    梁言风一时语塞,半响,才总结性陈辞。

    他抬起食指冲他点了点,“你完蛋了。”

    贺泽南不置可否,英俊的脸上闪过一抹嘲弄,可更多的是无奈。

    两个人一时间都没有说话,梁言风显然还在消化这个听起来非常不可思议的事实。

    他可是贺泽南,这家伙要是想找女人,什么样的找不到?怎么偏偏就……唉。

    贺泽南仰头靠在沙发背上,抬起一手**着眉心,良久,声音充满无奈的说道:

    “如果我现在跟你说,她不仅有我上次和你说的那些缺点,她还脚踏两只船,现在还有一男朋友没分手,你会怎么阻止我?”

    闻言,梁言风觉得自己简直遭受了连击。

    “你别告诉我你真想把她抢过来,你不是玩儿真的吧?”他不相信。

    贺泽南停下了手上的动作,睁开眼睛看着天花板,低沉的说道:“我真这么想过。”

    她拜金,没关系,反正他有的是钱,她败两辈子也败不完。

    她肤浅,也没关系,反正他长得很帅。

    至于她曾经脚踏两只船,也可以原谅,只要她跟他在一起之后,对他专一就行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他刚刚过来的路上一直在想的,从他忍不住到地铁口确认她伤势,从他按了那一下喇叭叫她上车,他就一直忍不住在想这些。

    撇开内心的抗拒,他真正的想法就是想得到这个女人,真他妈见鬼了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真能过得了自己心里那一关,我也拦不住你。”梁言风语气无奈,大家都是男人,自然是懂的。

    当一个男人对一样东西有了征服欲和占有欲,那他无论如何都会想尽办法得到的。

    更何况是强大的贺泽南,这个世界上什么时候出现过他想要但是却得不到的东西了?

    就算对象是女人,也是一样。男人的天性就是猎手,只是每个人看上的猎物不一样罢了。

    贺泽南咬了咬牙,刀削般的下颚异常紧绷。

    那些他都可以不在乎,可他心里最后一道底线,是他表弟,叶逸轩。

    很明显叶逸轩还很爱她,他几乎可以预见,倘若他真的把蒋筱晗抢到手,那他和叶逸轩的兄弟可能也就没得做了。

    或许他可以等,等到叶逸轩放下她的那一刻。

    总之,他现在还不想放手。

    “叩叩叩。”

    门外响起了敲门声,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办公室的门被推开,护士小姐带着蒋筱晗一起走了进来,蒋筱晗手上拿着一袋药。

    “梁院长,已经为蒋小姐检查过了,是一度烫伤,药已经开好了,这是诊断结果。”护士说完,就递给了梁言风一张诊断书。

    梁言风伸手接过,点头道:“行,你先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贺泽南这时也走了过来,他看了眼安静的蒋筱晗后,就看向了梁言风手上的诊断书。

    “一度烫伤严重吗?”他语气平淡的问道。

    不过梁言风却从他的肢体语言中看出了他的关心。

    瞧他勾着脖子看诊断书的模样,还没等梁言风看完说话呢,就忍不住主动追问了。

    他那语气啊,也就装装样子骗骗人小姑娘罢了。

    “有点严重,这个程度很容易感染,要是感染了,很容易留疤。回去一定要坚持抹药,刚刚医生都跟你说过注意事项了吧?”梁言风抬头看向蒋筱晗,问道。

    面对病人时,他就忍不住摆出了医生专业的样子。

    蒋筱晗乖乖的点头应道:“嗯,说过了,谢谢梁院长。”

    梁言风点点头,把诊断书塞到了贺泽南手上。

    “如果有什么问题,直接找他就行了,他会带你过来的。”梁言风对蒋筱晗说道。

    既然贺泽南刚刚没有明确表态,那估计是已经决定了。

    作为兄弟,他只能支持他了。

    蒋筱晗闻言有些尴尬,莫名觉得这话听起来有些暧昧。

    他们的关系才没有那么亲近呢,他们只是单纯的boss和员工的关系啊。

    贺泽南扫了眼腼腆不语的蒋筱晗,对梁言风说道:“那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就带着蒋筱晗离开了医院。

    一直到两人上了车,贺泽南才没好气的说道:“我说你是不是傻啊?这么严重你还说没事,公司不是帮你买了保险了吗,你为什么不报工伤?”

    要不是他坚持把她带过来看,她就打算这么自认倒霉了啊?

    也不知怎的,他就是一肚子无名火。

    蒋筱晗抬眼看了看他,也没去想他为什么如此生气。

    作为怂包,在别人生气的时候,尤其是老板生气的时候,她第一时间就是服软、认怂,于是她呐呐的回道:“对不起,我没想到会有点严重。”

    本来贺泽南还想再继续说说她,可这时他的手机响了。

    他拿过来一看,是林特助。

    一看到她的电话,贺泽南才一下子想起来今晚有应酬,他接起电话直接说道:

    “我大概会迟到20分钟,你先去。”

    电话那头的林特助明显愣了愣,立刻回道: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贺泽南挂掉电话后,也懒得再说她了。

    一路无言将她送到了她家小区门口,“呃,谢谢贺总,贺总再见。”

    蒋筱晗像个小学生一样规规矩矩的道别,再也不想看boss那张森寒的脸,匆匆下了车。

    “筱儿!你回来啦?”冯芊姿不知从哪儿冒了出来,一边问她一边往她身后探头探脑的看着那辆跑车。

    蒋筱晗见状赶紧把她拉着往小区方向走,两人一起背对着贺泽南停车的方向。

    她也不确定小贺总走没走,如果没走的话,冯芊姿这八卦的模样,肯定会被他看见的,多丢脸啊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出来啦?”蒋筱晗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刚吃完饭,出来散步啊。哎,送你回来那人是谁啊?什么时候认识的土豪?蒋筱晗,可以啊,有情况居然不跟我们说!”冯芊姿说着说着就又回过头想看看那辆跑车。

    结果她刚一回头,就被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她在蒋筱晗耳边低声说道:“哎哎哎,是不是那个男的?看起来怎么那么像贺泽南?他下车了嘿,走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冯芊姿用手拽了拽蒋筱晗的衣角,示意她回头看看。

    蒋筱晗闻言回头,果然看到贺泽南下车向她们走来。

    手里,拎着她的药袋。囧。

    贺泽南走到她们面前,把药袋递给了她,看了看她旁边的冯芊姿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谢谢贺总,我刚刚忘记拿了。”蒋筱晗接过之后,充满歉意的道谢。

    “记得按时擦药。”说完,贺泽南就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她本来还在犹豫要不要帮冯芊姿和贺泽南做个介绍呢,没想到他走得那么快。

    蒋筱晗突然想起刚刚冯芊姿的话,便问道:“芊芊,你认识贺总啊?”

    冯芊姿闻言有一丝不自在,但很快掩住了。

    “呃,当然啦,贺氏的小老板啊,b市里最值钱的单身汉。”

    然而他还有另一个身份啊,就是“南会所”的老板。

    啧,没想到他竟然会亲自送筱儿回家。

    回到车里的贺泽南,看了眼那两个女孩的背影。

    心里冷笑,真是什么样的人交什么样的朋友。

    刚刚蒋筱晗身边的女生,他可是见过不止一次了呢。

    和冯芊姿边聊边走回家,蒋筱晗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一看,是她家母上大人。

    “喂,妈妈。”蒋筱晗接起来后就用家乡话说道。

    冯芊姿对s市的方言是半点也听不懂的,但这句“妈妈”除外。(83中文网 www.83zw.com)</div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