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读窝->多年总管熬成妃TXT下载->多年总管熬成妃
上一页 | 返回列表 | 下一页 | (全文阅读) | 返回书页 | 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



074 龙阳之癖


    想到此,我便假装有些好奇的问道,“四皇子和六皇子也是可怜,你说这娘娘也不知道是怎么了,就突然带发修行了?”

    那公公对着我道,“其实啊”

    他这一说,眼神突然看向我后面,然后如同惊弓之鸟,迅速闭紧了自己的嘴巴,身体都有些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我扭头一看,便看到了站在走廊之上,正阴兀着一张脸看着这边的姜晔。

    我心底咯噔一下,想着决不去招惹姜晔的,没想到还是招惹他了。这下可是要完蛋了。

    可就在此时,似乎外头又来了客人,姜晔便被一个太监喊走了。

    我心底舒了一口气,也料想此时这太监也不会对我说什么了。于是便对他道,“你与小的也没说什么,四皇子不会怪罪的。我去寻太子殿下了,以免他需要小的伺候。”

    那太监脸色已经不好,我的安慰也没多大用处。

    见他不回我,我只好先走了。

    避免再正面碰到姜晔,我想着还是离姜烜近点,也好有人护一护我。于是便朝着后院去,哪怕是站在远处候着姜烜也好。

    结果穿过走廊要去后院的时候,经过一个屋子的时候,突然听到里面有茶杯掉落地上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我的事不用你管。自我那日跟你进宫之时,你我之间便再无半点瓜葛。”这声音不就是韩绯月的声音么?

    那里面应该还有一个人,那应该就是龙战了!

    他们俩怎么能一起出现在那里呢?

    此时听到龙战说道,“我并非要管你,我只希望太子妃下次见到末将时,只当不认识!”

    “龙战,你当真要对我如此无情?你可知这些日子我与他是如何过得?我每日枕边都摆着我的长剑,我生怕他半夜就过来了。我做不到去接受他,你知不知道我每天有多痛苦?”

    “您已贵为太子妃,不宜与末将再说这些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现在就这样死在你面前,你对我还是如此无情吗?”

    “如若你因为这件事死在我眼前,我只会瞧不起你。你便不是我认识的那个韩绯月。”

    “你认识的那个韩绯月是怎么样的?”就算我在屋外,也能听出韩绯月的语气里有多少期待。

    “谁在外面?”门突然一开,紧接着一只手快而准的直接抓住了我的肩膀,我整个人被直接抓了进去,然后门又被关上,我的身子就被推着撞在了门上。

    “是你?”龙战看到是我的时候,立刻将手松开,皱眉道,“你鬼鬼祟祟站在外头干什么?”

    我只好道,“太子妃殿下,龙大人,奴才真的是刚巧经过,然后就听到杯子掉地的声音,便停了一下。奴才什么也没有听到。”

    韩绯月冷眼一看我,“还敢撒谎,从杯子落地到现在已经多久,你若是什么都没听到,为何还在外面?”

    “奴才”

    龙战道,“太子妃,小萧子对许多事情已经知晓,他也是可以信任之人。”

    “信任?龙战,你可知道,你对我还不如地一个太监好!”

    龙战一时间无言,我忙道,“太子妃殿下,奴才只不过”

    “你闭嘴!”韩绯月直接呵斥我。

    突然外面有人敲门,“太子妃殿下,您是在里面吗?太子殿下现在找您。”

    韩绯月看了一眼龙战,又看了一眼我,道,“本宫这就来。”

    韩绯月垂着手朝我们摆了一下,示意我们俩站到一边,让她先出去,以免被人看见。

    龙战拉着我,站到了门后。韩绯月则是理了一下衣裳,这才拉开门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待过了片刻,龙战才道,“你先出去,还是我先出去?”

    “龙大人先请,小的在龙大人后头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当龙战拉开门的时候,他的动作顿时停住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却突然听到姜允道,“方才老四说这屋子里头不止进了一个人,我还不信。却不想,龙大人怎么就从里面出来了?”

    我一惊暗道不好,堂堂太子妃和一个御林军首领共处一室,还是光天化日关着门,这说出去,必然是一桩丑闻。就算是没事,也会被传得十分难听。

    “太子”韩绯月似乎急于解释。

    “你闭嘴。”姜允呵斥道,“我总算是知道你为何一直不肯嫁给我了,原来是因为”

    在姜允那句难听的话还没说出来之前,我便冲了出来,躬身道,“奴才见过太子。”

    “小萧子?”姜允一看到我,一脸惊愣。

    原先是孤男寡女,现在多出来一个太监,事情就变得复杂却又变得不那么微妙了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请太子殿下听奴才解释。”我顿了一下道,“奴才方才过来,大约是太子妃殿下有些累了,便唤了奴才过来伺候一下。如今四皇子的宫中都在忙着四皇子的婚事,便找不到合适的人伺候,便正好喊了奴才。也怪奴才笨手笨脚,奴才伺候太子妃用茶的时候,不小心就将茶杯打碎在了地上。此时大约是龙大人刚好经过,以为是屋内有事,便着急的冲了进来。这才发生了,奴才,与龙大人,还有太子妃三人共处一室的情形。”

    姜允听得半信半疑,而站在一旁的姜晔则是像有一双鹰的眼睛一般,一直盯着我看。

    我避开他的视线,微微弓着腰。

    其实我手心已经直冒冷汗,天知道,我刚才费了多大劲竟然编了这么一段瞎话。

    “当真如此简单?”姜允不由问道。

    韩绯月反问道,“那以殿下看当是如何的情形?莫不是臣妾要做什么对不起太子的事情?倘若太子不信任臣妾,那臣妾也没什么可说的。臣妾有些不适,先回宫了。”

    韩绯月说完,便一拂衣袖,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“我又没说什么,她怎么就生了那么大的气?”姜允有些纳纳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为什么龙大人会出现在本皇子的宫中?”姜晔幽幽问道。

    龙战从容答道,“末将是奉了皇上的旨意过来查看一番。成亲乃是大事,容不得半点马虎,末将也只是过来视察一下周边的安全问题。”

    姜晔笑道,“原来是父皇,那真是有劳龙大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四皇子若是没有别的事,那末将就先回去复命了。”

    “龙大人请。晚上若是不用巡逻,还请龙大人赏本皇子一个面子,喝一杯薄酒。”

    “执勤期间,末将不饮酒,末将告退!”龙战说完,便也大步而去。

    “原来殿下在这里呢,让臣妾好找。”龚舞萼翩翩而来。

    “我一个大活人,还能丢了不成?”

    “殿下,臣妾还不是关心你嘛?不过你们都站在这里做什么?是发生什么事情了?”

    姜晔道,“闹了一场误会。方才看到太子妃和龙大人共处一室,便多想了。却不想是误会一场。”

    “韩绯月和龙战?他们在一个屋做什么?”龚舞萼一脸怀疑,“我早觉得这个韩绯月有古怪,现在不是被”

    “都说了是误会一场,便不要多问。老四,我们到别处去吧。”姜允冷冷的打断龚舞萼的话。

    “好,三哥这边请。”

    “你。”龚舞萼见人都走,便直接指了指我,“你是不是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“夫人莫怪,奴才要去伺候九皇子。”说罢,我也赶紧走了。留在龚舞萼这里,听这个女人还不知道要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天色渐暗,皇上驾临,便与诸位皇子和公主们在偏厅说了一会儿话。我便在外候着。姜烜因为要出恭,便出来了一趟。原本我要跟着,却被姜烜制止,只让我在原地候着。

    过了一些时候,突然有个小太监跑过来找我,“你可是小萧子?”

    “小的正是,公公是”

    “你快去吧,你的主子九皇子身体有些不适,正在后院房间歇着呢?”

    “什么?那可怎么好?有没有宣太医了?”

    “宣了宣了,不过说是要你去伺候着。”

    “好,劳烦公公带路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我跟着那个公公到了后院,那公公指着一个房间道,“九皇子就在里头歇着,你快进去瞧瞧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我推门进去,可刚一进去,突然就听门被直接带上。我转身去拉,却发现已经拉不开了。

    “小萧子”屋子里出现一个男人的声音,却不是姜烜,而是姜晔。

    我知道自己上了当。

    我猛地转身的时候,看到姜晔正背对着我站着。

    却见他回身,一边松腰间袍带,一边看向我。藏青色的宽长袍带一路滑落,锦袍襟口大开,露出他裸实精壮的胸膛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“小萧子”姜晔再次喊我的名字,那眼角竟微微上扬,完全不似我平日里看到他的模样。

    姜晔朝我慢慢逼近,我被他直接逼到了门框之上。我开始用力去拉门,可还是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我只好面上假装镇定道,“四,四皇子,找,奴才,有什么事?今儿个可是奴才大喜的日子啊!”

    但愿他还知道他今天要娶杜若卿,而不会干出什么事来。

    “多谢你的提醒,本皇子记得。但现在时辰还早,本皇子还可以做许多事情。比如,你”姜晔说完,唇角一扬,直接伸手掰住我的肩膀,将我直接一板,我便脸贴着门框,背对他。

    我还没反应过来,突然姜晔就压在我背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