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读窝->一池霜TXT下载->一池霜
上一页 | 返回列表 | 下一页 | (全文阅读) | 返回书页 | 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



第588章 无人可接听


    【92zw】    “你和爸妈昨天回来,玩得累不累?”陈池关切问。

    “还行。”

    许霜降今年这个春节过得紧凑。年前她就和父母出境游了,新马泰全兜遍。

    她对爸爸妈妈是很抱歉的,长这么大也没有好好孝敬过父母,婚姻经营不善,一下又跑远了,给他们添了多少忧心,尤其是她妈妈,打电话时听说她在放羊,还收小朋友在路上捡的柴火烧灶,在电话里都吸了好几次鼻子。

    许霜降自己倒没有什么,那不过是一种辛苦而自然的生活方式而已。

    但她父母都认为她是为了疗婚姻的伤痛才避走他乡。她解释不来,确实也是想找平静,却不仅仅是为了婚姻。许霜降想着回来过春节不能让父母见了她就愁苦,就提议这个年一家三口出去玩玩,费用都她来包,让她孝顺一回。

    这倒是提醒了许满庭和宣春花,今年不同往年。往年他们夫妻俩春节走亲戚,女儿女婿没跟着,亲戚们都知道许霜降去婆家了。今年许霜降孤零零地跟着他们走亲戚,东家吃西家吃,东家问西家问,免不了又要勾起闺女的伤心事。

    夫妻俩一合计,许满庭叫宣春花在亲戚们面前散个话,就说这些年老窝在家里不动弹,夫妻俩想出去转悠转悠,今年就哪家都不走了。

    陈池年前工作忙,记挂着许霜降的行程,可她的电话总是很难打,打通的时候她说还没决定哪天回来。许家一家三口都登了机,出了境,下了机,他还在等待许霜降和他说回家时间,准备着买上鲜花去接呢。

    这个年,自陈池长大记事以来,头一次在笑声里觉出无边孤寂,吃什么都没味道,看什么烟花都寥落。

    去年还好些,虽然后面几天要遮掩许霜降跑了的事,但至少前面几天是欢快的,除夕夜也是团团圆圆的。其实后面几天暗地里闹腾得慌,也充满生气,不像今年实在冷清。饭桌上,母亲手术后刚养愈,吃得不多,父亲还是话少,早就当他面明确说过再也不给他张罗婚姻之事了,见他一人一箱回家过年,暗暗叹气。小姑姑小姑父往年必定叨咕顾四丫的人生大事,今年怕他敏感伤怀,在这方面一字不提,顾四丫携了烟花鞭炮出门,这回自告奋勇去点火,鞍前马后围着他抢活干,虽然他始终没提离婚情由,她却猜出了一点端倪,慌慌对他说,哥,我没想这样,怎么办。

    陈池总算在假期的末尾见了许霜降一面,此刻坐定,盯着许霜降细细打量,自他找过她后,他们已有两月余未见,等许霜降明日出发,又将是四五个月见不到人。

    “霜霜……饿吗?我给你做饭,冬天冷,我们早点吃,可以吃得长些。我早上买了点菜,正好我们家的电磁炉拿出来,我们自己做小火锅吃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有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陈池忙道,“爸妈那里你打个电话说一说,吃完暖和一些,你想什么时候走,我都送你走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有一场相亲。”

    陈池半张嘴,望着许霜降,好半天才喉结滚动了一下:“哦。”许霜降的平和表情忽然刺痛了他,他搭下眼睑,视线触及枕套。这枕套,缝边的针脚看着真不怎地,缝针人努力要缝成一直线,却还是免不了歪扭起伏,憨拙得让人看出,确实只有缝麻布袋那般粗疏手艺。布料的格子原本是鲜亮的,他曾经用过一阵,再压箱底藏了这么多年,褪色泛了黄迹,隐隐有股陈年樟脑丸的味道。

    陈池捏着枕套站了起来,转身走到窗边,他不知道说什么,只是沉默地望向外面。

    “我推了。”

    他倏然扭转头,沙发上的许霜降倒是十分端静:“马上就要回去开学,看中了也没时间发展。”

    陈池一口气吸在喉咙口,停了半拍,吞不得呼不出,一时也无法表达心情,干巴巴吐出一个字: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再说,我现在没诚意,去了是浪费大家的时间。”许霜降坦白道。

    “生活不是只有婚姻。”她淡淡地说。

    陈池怔然,细细地瞧着许霜降,半晌认真问道,“霜霜,你说过,没有我,你很轻松,我们的婚姻让你觉得累了吗?”

    这间客厅的大飘窗真是漂亮,冬天的阳光满满地晒进来,许霜降这才注意到,两边窗角各摆的玫瑰花竟然是不一样的,一瓶好似陈池以前买的绢花,一瓶倒是真正生鲜的红玫瑰,难怪一瓶有水一瓶没水。两束花倚着窗帘,被阳光映得艳丽,好似窝在窗外大片的蓝天下,暖暖地午歇。

    “也不是,”她移眸望向陈池,这个穿着淡青色鸡心领毛衣的男人,手里正揪着她缝制的旧枕套,她缓缓摇头,带起微笑,“一开始挺好的,很好,后来……慢慢觉得有点琐碎。”她的目光落到面前的卡通杯上,陈池给她热了一杯可可奶,袅袅烟气已散尽,暖褐色的液面被勺子搅开的圈轮归于平静了。

    “每天都做了一些常规的事,可是花下去的时间好像看不见,然后又冒出一些别的事,需要去想,毕竟是两个人两个脑袋,每件必问的话,就是盯得紧,管得多,不给别人自由空间,如果不问的话,其实心里还会想的,然后就变成了闷在心里缺乏主动沟通的能力,光会吵架扔东西,左右好像都做不好。”

    她抬起眉,瞅了瞅陈池,诚实道:“所以我说,你想拿回旧枕套,企图通过这个,继续保持联络,或者其他啥的,不是很有用。我觉得,一个人只管自己,做好自己的事,不用操心额外的得到或者失去,就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陈池默立了半天,忽地走过来,在她对面坐下,凝望着她,开口道:“霜霜,上次我去找你后,回来出了一趟差,搭到了小飞机,遇到强气流,颠簸得十分厉害。下了飞机,很多人拼命打电话,跟家里人描述情况,我其实不想打电话的,看着别人这样,就忍不住也拿出手机,但我不能打给我爸妈,平白无故说这个事。

    “我想对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电话没信号,当时旁边的人叽叽呱呱真的很吵,我拿着手机很失落,也不知道为什么会不好意思,心里在想,我就自己说两句吧,当你在电话那头,免得别人以为我没人可接听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说了吗?”

    陈池捋了一把脸,笑了起来,呼了一口气,莫名其妙转了话题:“霜霜,其实你真的做得够好了,吵架时你都在想着保护我们家的东西,我倒是挺粗心的,难怪我会让你觉得不轻松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你那时候那么生气,朝我扔东西的时候都注意先扔到床上缓冲一下,只是有几次落点没掌握好,才直接蹦到了地上。我当时竟然没看出来,一味对你恼火。”

    许霜降万没有想到陈池竟然调侃这事,无语地瞥到旁边去,端起了可可奶的杯子。

    “霜霜,我给你说说我的计划。”陈池正色道,“我爸说一个人有配偶的话,一生陪伴最久的是配偶,我羡慕我爸妈还有你爸妈那样的,我想和你也那样走到白头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是有深厚的感情基础的。”

    许霜降一口可可奶差点噗到陈池脸上。

    陈池倒是一点都没有躲的迹象:“我认真想办法,一点点让你觉得婚姻还可期待。我第一次做你男朋友,做好了,我第一次做你丈夫,没做好,但我的心是诚的,咱们可以慢慢纠错,慢慢学。好不好?不要分开。”

    陈池的办法,就是认真想办法。

    飞机如惊马,上下弹跳,爸爸妈妈霜霜,是他头脑一片空白中唯剩的三个称呼。

    旁边的大哥吓得惊魂未定语无伦次,在机场大厅里捧着手机嚷得响:“你怕什么,你怕什么,我藏私房钱的地方还没告诉你,我能死吗?”【就爱中文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