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读窝->武道宗师TXT下载->武道宗师
上一页 | 返回列表 | 下一页 | (全文阅读) | 返回书页 | 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



正文 第一百四十三章 山雨欲来


    梁一凡笑了笑,未再言语,气势逐渐凝重。

    他四周的光芒迅速变得昏暗,空气愈来愈湿润,一切都覆盖上了阴沉沉的感觉。

    呜!有风乍起,胡乱刮于场地之中,仿佛从四面八方而来,似乎有暴雨即将来临。

    楼成没来由浮现出几分烦躁,觉得什么都不太满意,宛若困在牢笼内的猛兽。

    “水部”第六式,“山雨欲来”!

    山雨欲来风满楼!

    这是一门精神气势秘法,能有效干扰敌人的状态,就像天气变化能影响普通人的情绪一样!

    不过,它也不仅仅是单纯的气势应用,还能一点点与周围天地融合,制造出适合“水部”外罡战斗的环境。

    楼成吸了口气,暗转了“前”字诀,将烦恼浮躁尽数压下。

    紧跟着,他念头沉凝,“水面”结冰,一颗“心灵”仿佛雕刻着七窍、能自主呼吸的水晶,缓慢地收缩与膨胀。

    扑通,扑通,扑通!他再也没有情绪起伏,再也不受“天气”的影响。

    “冰部”第五式,“洞敌冰心”!

    这正好就是“山雨欲来”的克星!

    当然,“克星”之说总是相对,若梁一凡精神强过楼成许多,一样能让他冰心破碎,烦躁不安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在外罡这个境界,能在类似领域完全压制楼成的并不存在,哪怕有宿世智慧的“活佛”世善也办不到,至于总是能人所不能的“武圣”,楼成没和完全体的他较量过,不敢肯定,毕竟对方是一只脚站在了禁忌门口的强者,最好不要以常理来度量。

    呜!

    风声带上了几分寒意和湿气,梁一凡周围有一滴滴水珠凝结,而楼成旁边仿佛进入了花城的“回南天”,气流湿漉漉的,让皮肤陷入呼吸不畅般的状态,让衣物吸收水分,慢慢发沉。

    对于这种程度的影响,楼成浑不在意,但气势的压制必须做出回应,不能刚开场就矮人一截,落入被动。

    呜呜呜!风声忽然凄厉,割面如刀,他四周的水分或凝成白霜,或化作飘雪,至于皮肤表面,水气弥漫,薄雾蒸腾。

    体似火炉,外显酷寒,两者完美共存,这就是“宇宙星空流”!

    凛冽的北风呜啦啦吹向梁一凡,搅乱了水膜将生的环境,让那滴滴液体汇聚的“湖泊”有冰晶凝结,有白茫四散,但越是靠近对手,流转着些许蔚蓝的水波越是纯净,荡漾不休,沉重绵厚。

    “这个时候,来曲‘一剪梅’就特别应景了。”某不知名解说似乎早有预料,进了段背景音乐,本该激烈紧绷的氛围顿时哀怨悱恻,缠缠绵绵。

    “我擦,神作!”

    “我不扶老奶奶,舅服你!”

    “你还真懂武道啊!”

    “还我酝酿好的情绪!”

    “完了,没法直视这场比赛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电视台的直播间内,嘉宾解说贺小伟看着场上的气势争锋,呵呵笑道:

    “梁一凡稍强,但‘冰部’在这方面确实挺克制‘水部’的,双方很难直接分出高低。”

    “确实。”主持人颔首认同,接着目光炯炯地看向搭档,意味不明地问道,“你觉得今天谁能获胜?”

    啧,这是在帮哪一边助攻?还是单纯想看我“毒奶”被反弹的下场?贺小伟混迹这行已是多年,别人抬抬屁股他就知道是拉屎还是放屁,笑容如同弥勒佛般回答道:

    “都有可能!”

    随即,他转移了话题:“虽然楼成之前接受采访时说想站在最后的舞台上,但哪怕今天就被淘汰,相信也没谁会去嘲笑他,没谁为此打他的脸,前面几场比赛,他用一场又一场出乎我们预料的胜利证明了自己的水准,证明了超一流的身份,证明了说那句话有自信打底,并不狂妄。”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你觉得楼成今天大概率要输?”主持人笑眯眯把话题绕了回来。

    我入啊!贺小伟暗骂一声,微笑摇头道:

    “我不是这个意思,我只是单纯分析各自失败后的情况,梁一凡即使输了,以他的性格,也不会有什么心灵上的影响,很快就能卷土重来,各位,听好了啊,各位,梁一凡四十二岁前,肯定能拿到头衔!要是不准,你们票选图案,我纹在头上,顶一年!”

    咳,为了维持热度,偶尔还是得制造个噱头。

    主持人听得一脸呆滞,良久才双手合十道:

    “让我们为梁一凡祈祷,他自求多福吧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他们说话间,楼成和梁一凡气势的交锋达到了极致,半空有雪花打旋,有潮水阵响。

    这时,裁判左手撑伞,右手高举挥下道:

    “开始!”

    砰!

    楼成气血一转,刺激了身体隐秘之处,猛地往前迈出一步。

    迈步之中,他背后脚底皆有股股淡蓝火焰喷薄,推动着他仿佛火箭般冲向对手。

    “喷射反击”加简化“行”字诀!

    两者叠加,让他的速度快要赶上声音!

    这一天多里,他重又审视了自家的比赛视频,发现从“武圣战”第二轮起,自己在一开始都属于被攻击的那位,没发动过一次抢攻,似乎由此形成了定式,面对强敌时的定式。

    所以,他今天一改常态,凶猛出击,试图打梁一凡一个措手不及,为此没提前凝聚“五火”,免得影响速度!

    破空之声刚入梁一凡耳朵,楼成已是临近,拳头则提前架好,纯凭恐怖的动能伤人,高速摩擦间,一层火焰燃起,温驯覆盖。

    这几乎就是眨眼的工夫!

    啪!

    梁一凡前方的“水波”被楼成的身影分开,向着两侧倒卷,如同摩西指着的那片海洋。

    压力透过层层水幕传来,梁一凡突地像是失去了重量,随波逐流,往后荡开,与楼成的靠拢配合得异常恰巧。

    砰!拳头贯穿流体,却没能命中对手的脸庞,它们之间的距离在一寸寸缩短,只是趋势越来越缓。

    在这个瞬间,在楼成的眼里,梁一凡就像江面尽头的帆船,那么的遥远,那么的不可触及。

    “水部”第四式,身法绝学,“孤帆远影”!

    说时迟,那时快,楼成的拳头经过“漫长”追逐,终于赶上了对手,可梁一凡已经抬起手臂,侧面擂打,做出格挡。

    砰!“水波”剧烈震荡之中,两条手臂刹那凝固在了半空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梁一凡侧挡住对手攻击的拳头忽有关节作响,手指猛地弹开,向敌人面门激射出五股恐怖的水流,它们的速度是如此的可怕,以至于看起来能切割钢板切割合金切割外罡的身体!

    这是“水部”第五式“惊涛拍岸”的应用,有个俗称叫做,“高压水刀”!

    方寸之间,这招一旦用出,对方几乎没可能避开!

    但它最大的问题在于,一旦距离拉大,效力会急速降低,仅仅能适用于近身肉搏里部分极端场景,局限性很强。

    对手指关节弹动的瞬间,楼成已是明了,暗藏的火劲炸开,让交击的拳头兜了个小弧线,往斜上方抵了下敌人的腕部。

    啪!梁一凡的手掌不受控制地抬高,五道“水刀”激射向上空,化作雨点,洋洋洒落,未能“刺”中楼成。

    几乎同时,两人一个借来力量,再出拳头,展开狂风暴雪般的攻击,一个掌握身体,攻势连绵,仿佛一浪高过一浪的永不结束海潮。

    啪啪啪!砰砰砰!

    楼成和梁一凡以攻对攻,打得激烈异常,风在撕喊,雨在横移,冰雪则打旋乱飘!

    砰砰砰!不到一分钟的时间,他们已过了不知多少手,楼成逐渐感觉到有点吃力,因为左肩的不适在缓慢累积。

    而这累积又大半因为梁一凡兜兜转转,来来去去,总在这边攻击!

    他在针对楼成的弱点,他在尝试“水滴石穿”!

    PS:提醒下,明天上午我是要去针灸的,只有晚上那更。。